百事設計出品
掃描關注網站建設微信公眾賬號

掃一掃微信二維碼

一位美女主播的移動直播生活 我們是有多寂寞

百事網絡2016-05-25行業動態

不說直播近年有多火瞭,來看看一個美女主播的直播生活先:
(下邊這段內容來自:鈦媒體影像欄目《在線》,記錄互聯網創業大潮中那些個體:初生牛犢的創業新貴、名利場上的資本明星、聚光燈下的高官巨賈、籍籍無名的程序員、運營、極客、地推、快遞員、講師……)

直播平臺近乎一個名利場,女主播月入幾十萬、一夜成名以及土豪一擲千金的傳說,著實吸引著不少人。到底誰在直播,又是誰在看直播,他們又是為瞭什麼?鈦媒體影像《在線》第26期的主角,這個叫柚寶的女主播,也許會給出一些答案。

一位女主播的移動直播生活丨鈦媒體影像《在線》26期兩個月前,柚寶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個朋友的直播分享,她看瞭之後覺得挺有意思,朋友動員她也嘗試一下,於是她試瞭試,結果有一天突然上瞭熱門後,她就再也停不下來瞭:早上化妝、出門洗頭、見朋友、網吧打遊戲、傢裡看電視、吃飯、走在街上……幾乎時刻不忘直播,如果她停下來,就有粉絲催她直播。到5月,她在映客上已經有十二萬粉絲,每天同時在線觀看她直播的人數在9000人左右。

一位女主播的移動直播生活丨鈦媒體影像《在線》26期

這是她每天的生活:早上出門去理發店洗頭,洗完頭去見見朋友,或者網吧玩LOL,晚上回傢看看電視,睡覺。在洗頭的時候,她也沒停下直播。“兩個月時間,賺瞭30萬,都是粉絲送的禮物”。級別高的主播,按規定每天可以提現3000,“100塊錢,主播可以拿32塊“,但柚寶說自己幾乎沒有提過現,而是禮尚往來送瞭出去,“我沒把直播當工作,也不靠這個賺錢,我傢裡條件不錯,而且自己也能通過做微商賺錢”。

一位女主播的移動直播生活丨鈦媒體影像《在線》26期

初試直播,一個人對著攝像頭講話,她會覺得尷尬,播瞭兩次就開始習慣瞭。“我的粉絲女孩子偏多,我的性格很大大咧咧的,女孩子會比較喜歡”。平時跟女粉絲,她會聊化妝品、包包之類的話題,跟男粉絲會聊遊戲,唱歌,“在直播的時候,什麼都能成為話題”。

一位女主播的移動直播生活丨鈦媒體影像《在線》26期

直播給她做微商帶來瞭客流,她常常在直播平臺給粉絲回復產品信息。她有兩個微信號,其中一個號是專門做化妝品微商用的,在直播化妝的時候,會有粉絲問她化妝品的事情,她就會進行推薦自己用的化妝品,如果有人喜歡又想買,她就聯系杭州的倉庫發貨。

一位女主播的移動直播生活丨鈦媒體影像《在線》26期

洗完頭之後,理發師替她拿著手機,她開始通過直播向粉絲展示新形象。

一位女主播的移動直播生活丨鈦媒體影像《在線》26期

玩直播兩個月,她覺得自己是在分享自己喜歡的東西,分享快樂,“走到哪都有人陪著我一樣,有人跟我聊天,連我逛街他們都會幫我挑衣服。

一位女主播的移動直播生活丨鈦媒體影像《在線》26期

有時候,她可以在網吧玩一整天,她喜歡邊玩LOL邊直播,這樣也吸引瞭不少男粉絲。

一位女主播的移動直播生活丨鈦媒體影像《在線》26期

5月20日,北京,三裡屯,柚寶和另一名男主播。平時她也會看別人直播,如果覺得對方說話方式吸引人,或者唱歌好聽,她就會送禮物。通過直播和互相送禮物,柚寶也結實瞭一些做主播的好朋友。

一位女主播的移動直播生活丨鈦媒體影像《在線》26期

直播中,她會應邀給粉絲唱歌,“他們喜歡聽我唱《丫頭》”;柚寶有不少鐵桿粉,“看直播的還是青少年居多。青少年沉迷網絡的很多,有工作的人也容易耽誤工作,還是要靠自控能力吧。” 對於自己,她覺得自己並不是離不開直播,而是有直播更好,“給自己無聊的生活增添一點樂趣”。對於一些簽約的邀請,她都回絕瞭,“不想坐在電腦前對著電腦,把這事當個工作來做”。

另一個新興職位:

起底真實的電競女團:住網吧、被騙、收入不及男團零頭、23歲後就面臨退役

文章关键词
直播
主播
在線直播